奇书网
会员书架
首页 >历史军事 >藏玉怀姝 > 藏玉怀姝 第18节

藏玉怀姝 第18节
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

第26章 二十六

撄宁本来盘算着晓之以情动之以理,好好说服不讲理的晋王殿下。

可见到他微阖着双狭长的双目,马尾随着斜倚的动作一荡,打在精镂红木的圈椅上,闲适又桀骜,一副等着开膳的表情。

她那装满了零嘴小食的脑袋瓜一愣,竹筒倒豆子般把想法倒了出来:“我想求你帮忙出个主意。”

宋谏之瞟她一眼,没有说话。

撄宁定了定心,站在门口抬手欲敲,又想起那晚他凶煞的眼神,要吃人一样。

她难得矫情了一下,可要帮六皇妃,首先离不开晋王那颗奸诈的脑袋,其次离不开他尊贵的身份。

只得鼓着腮帮子去敲门。

“进。”

声音冷的能冻死人。

撄宁也没寻思他会那么轻易地同意,她甚至连晋王不肯帮忙的结果都想过了。

她深谙求人办事的道理,又是个能屈能伸的,眼下蹭蹭蹭跑过去,殷勤的提起案上的长嘴壶,给他倒了一盏热茶。

边看晋王的脸色边解释起来:“我今日去雅集,碰到六皇子妃,发现她遍身是伤,问她她不肯说,最后还是她的侍女告诉了我,那一身的伤都是六皇子打的,喝醉酒便冲着女子发火,当真是个没骨头的软虫。”

最后一句有点忿忿不平的意思。

宋谏之指尖轻扣在桌案上,面上没什么颜色,只压着眉睨她。

‘吱呀’一声响,门边探进颗圆脑袋。

撄宁扒着门板小心翼翼的观察着屋里的情形。

坐在椅子上那人见来者是她,手中的毫笔搁到洗池,上半身往后一靠,双臂懒懒的环在胸前,挑了挑眉道:“不怕死了?”

看吧,她就知道。

晋王现在就像只烧开的茶壶,下一秒就要阴阳怪气的冒烟儿了。

小说APP安卓版, 点击下载
点击切换 [繁体版]    [简体版]
上一章 章节目录 加入书签 下一页